收藏本站|在線留言|常見問答|網站地圖

歡迎來到佛山市南海富博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全國服務熱線:0757-81089978

易博仕

10年室內外鋁質裝飾材料工程服務商專業解決各類鋁天花/鋁幕墻單板工程需求

易博仕金屬吊頂10年
當前位置:首頁 » 易博仕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 產能調查:佛山鋁型材產業AB面

產能調查:佛山鋁型材產業AB面

文章出處:責任編輯:人氣:-發表時間:2015-06-25 18:07【

中鋁網訊 如無意外,約兩個月后,南海鋁材行業協會會長單位華昌鋁材在江蘇徐州投資1.5億元的擴建工程就將竣工,整個華昌集團的總產能將突破25萬噸。去年以來,從珠三角到國內各地,佛山鋁企類似動作頻頻上演。在一些對制造業的悲觀預期中,這樣的擴張格外顯眼。

近日,全國人大代表梁鳳儀用“九死一生”形容產能過剩下的LED產業形勢。而事實上,產能過剩也同樣考驗著國內鋁型材行業。在房地產市場調控等背景下,從去年以來,就有佛山鋁企提出正在遭遇“十年來最困難時期”,但同時多家龍頭鋁材企業仍積極擴張,整個行業并未出現“一邊倒”的預期。

值得注意的是,在佛山眾多與全國市場緊密相連的制造業中,鋁型材有著非常特殊的地位:其核心產區南海,既是中國民用鋁型材發源地,也是中國產業規模最大、產業鏈最完善的鋁型材產銷集散地,擁有一批產值超十億元的企業。除陶瓷之外,佛山幾乎沒有其他制造業的全國行業影響力,堪與鋁型材媲美。

在國內產能過剩的隱憂中,這樣一個在國內市場影響力數一數二的區域產業,將會產生哪些新的反應?鋁型材行情與房地產緊密相連,而佛山不少制造業也有類似情況,鋁型材企業在逆勢中的應對,又將為佛山制造帶來哪些啟示?

“涂裝大佬”倒閉一年 鋁材行業冷熱兩重天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初,在佛山的“大佬級”鋁材企業中,增資擴產的消息一直未停。然而事實上,從去年開始,受房地產調控、產能過剩等因素影響,鋁型材行業的市場并非順風順水。

農歷大年初八上午,佛山老牌鋁企偉業集團門口鞭炮聲陣陣響起,宣告開工。

在1月初,這家南海鋁型材協會副會長單位宣布,其江蘇生產基地5000噸擠壓生產線成功試產。同在1月初有消息稱,偉業投入1.5億元建設的立式電泳表面處理示范區主體工程完工,規模為亞洲產能最大,項目規劃年產能60000噸。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初,在佛山的“大佬級”鋁材企業中,增資擴產的消息一直未停。雖然因很多項目分布在佛山本土之外,因此并未引發廣泛關注,但這背后的勢頭仍不容忽視。

去年9月下旬,華昌鋁材江蘇工廠(三期)擴建工程動工。該工程項目占地2.3萬多平方米,投入資金1.5億元左右,項目預計于今年5月份竣工。不久后的10月底,四川樂山宣布,廣東南海雄信鋁業有限公司將在峨眉山市建設鋁合金建筑型材生產線項目,投資額達7億元。

今年1月,同為南海鋁型材協會副會長單位的新合鋁業宣布,其旗下的新合鋁業新興有限公司正式開業。據悉,這是新興新城工業園總投資最大的入園企業,年產鋁型材可達10萬噸,年產值達20億元。其項目二期計劃投資8億元,也將于近期開工,整體項目達成后預計產能將達20萬噸。

幾乎同期,占地約500畝的肇慶新大明鋁業有限公司舉行了熔鑄車間開爐投產慶典。這家公司背后的大明鋁業總部位于順德,成立于1985年。據介紹,位于肇慶的新大明鋁業公司占地500多畝,總投資約10億元,預計年產量約15萬噸。

然而事實上,從去年開始,鋁型材行業發展并非順風順水。進入今年3月,很多鋁材從業人士開始回想起一年前那件令他們感到心悸的事件—2014年3月中旬,位于南海里水鎮的諾信噴涂廠突然傳出倒閉消息。

這家鋁型材涂裝企業擁有超過25年的歷史,被業內視為“大佬”。盡管其倒閉原因未被公眾所確知,但這仍為鋁型材行業敲響了警鐘。當時就有獅山鋁材企業向南方日報記者表示,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可以明顯感覺到國內的市場需求在下滑。

事實上,這家企業感受到的國內鋁材市場需求下滑,與房地產市場相關,也源于產能過剩。去年8月,福建一家上市鋁材企業公告稱,由于房地產的調控,鋁型材行業產能過剩,市場競爭加劇,加上國外的反傾銷加劇國內市場競爭形勢,導致鋁型材的利潤進一步受到擠壓。

建筑型材被認為是競爭激烈的主要陣地。3個月前,在中國建筑金屬結構協會鋁門窗幕墻委員會召開的工作會議上,該委員會主任黃圻總結去年情況時表示,多數鋁門窗幕墻企業資金狀況不理想,“年初,部分鋁型材企業的形勢還可以,到一季度末相當一部分企業已經感覺到了壓力,鋁型材不提貨,大量鋁型材壓在倉庫里。”

佛山也有近似聲音。在去年樂平總商會鋁型材行業專業委員會的成立會議上,有企業提出鋁材行業正“陷入十年來最困難時期”,稱山東、河南等地鋁企無序增長、大打價格戰,而廣東所負擔的物流、能源價格等成本又過高,致使不少企業利潤和發展空間日趨逼仄。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佛山鋁材行業樂觀擴張與悲觀預期同時出現?

產能過剩下中小企遭遇困難 大企業靠規模效應整合市場

有證據表明,南海乃至佛山鋁型材行業的企業發展規模、產業集中程度,遠遠超過LED行業。專家表示,國內鋁型材產能過剩確實存在,但佛山很多大企業還是保持增長,中小企業則可能面臨較大壓力。

近兩年來,有關鋁型材行業產能過剩的看法并不罕見。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5—2020年中國鋁型材行業市場需求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顯示,我國鋁型材行業生產企業眾多,行業競爭激烈,尤其是中低端市場上競爭已趨于白熱化階段。

但同樣面對產能過剩,佛山鋁型材的企業規模特點,使其與LED等行業的表現大為不同。同樣以佛山LED主產地南海為例,由南海區電光源燈飾照明行業協會撰寫的《南海區(2014年)LED 產業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11月,南海全LED產業鏈產值規模2014年預計達100億元,轄區內企業數量645家。

如按這一數字計算,平均分擔到每家企業的年產值不足1600萬元。而根據南海發改局公布的數據,2012年南海全區產值超億元的100多家企業中有66家為鋁型材及相關企業,其中鋁型材企業33家。換而言之,南海乃至佛山鋁型材行業的企業發展規模、產業集中程度,遠遠超過LED行業。

在龍頭企業層面,2012年南海鋁型材企業年生產能力達10萬噸以上、企業主營業收入20億元以上的有5家,年生產能力達5萬—10萬噸、企業主營業收入10億元—20億元的有4家。事實上,在佛山各產業中,擁有類似結構的產業也并不多見。正因企業較大規模的特點,雖然國內行業出現產能過剩,但佛山仍然存在不同的企業反應,特別是大企業適應市場、主動出擊的能力顯然更強。

“現在行業情況不能片面概括,我們自身情況不錯,但也聽到一些同行遭遇困難,包括一兩家較大的企業。”佛山一家不愿具名的大型鋁企負責人表示,鋁材行業整體仍屬朝陽行業,特別是對比國外的產業構成,工業鋁材前景廣闊;但目前結構性的產能過剩、中低端市場的激烈競爭確實存在。

“國內鋁型材產能過剩確實存在,但很多大企業還是保持增長,去年鳳鋁、堅美等一批大企業產銷都不錯。”廣東省鋁加工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熊映明分析,“產能過剩會加劇市場競爭,而未來鋁企的各種成本會越來越高,大企業可以靠規模效應降低成本、化解壓力,越小的企業則要面對越高的單位成本,所以壓力很大。”

在很多行業,“強者更強、弱者更弱”的馬太效應會在成熟階段出現。在目前鋁材行業市場的背景下,這種現象可能會加速上演。“現在大企業每增加一個新的生產基地,增加一份產能,可能就意味著中小企業被擠占了一份市場,未來會有一些中小企業支撐不住。”熊映明表示。

在他看來,除了產能過剩,中小鋁材企業面臨的另一考驗是節能和環保成本。去年以來,佛山對鋁型材行業大氣污染等問題進行整治,但這很可能只是個開始。“隨著以后環保要求越來越嚴,很多以往不規范的中小企業可能都難以承受環保成本,但大企業通過規模生產,有能力承受環保成本,所以這會是新的優勝劣汰。”熊映明說。

首批企業研究院鋁企占比最高 高附加值產品將上演研發競賽

佛山鋁企在開發綠色建筑鋁合金結構型材等建筑型材領域的新興產品同時,也正在進軍汽車用鋁材的研發與應用、海洋工程用鋁等工業型材領域。

不過中小企業并非無路可走。目前建筑型材是國內絕大多數鋁材企業共同分食的市場,且中低端產品占多數,在房地產調控等因素下,這種產品結構更易出現問題。“中小企業不一定要做建筑型材,可以轉型做拉鏈、做裝飾、眼鏡框、電子設備外殼,只要找準方向,還是可以繼續發展。”熊映明說,“我認識一家企業專門做家用鋁制梯子,利潤就比一些大廠還理想。”

在他看來,國內還有很多應用領域尚未啟動。“例如市政用材,人行天橋、崗亭、護欄,雖然現在使用鋼鐵初次投入比鋁型材便宜,但刷漆等維護成本高很多,如果這個市場能啟動,將非常廣闊。”熊映明說。

對于大企業來說,產品轉型也是必然選擇,但并不僅限于工業型材。此前,華昌集團董事長潘偉深曾表示,在歐美市場,建筑型材占比遠低于工業及其他應用型材,而在中國正好相反,建筑型材占比高達七成以上,這說明鋁型材在其它領域的應用還有很大挖掘空間。他表示,華昌產品將從建筑型材向工業型材、高端節能與家用型材市場轉型。

目前,建筑型材領域仍是鋁企專注的主要戰場。2014年9月,南海區發布鋁型材產業升級行動重點項目表,廣亞、偉業、華昌等多家知名企業瞄準了“建筑用鋁合金模板”產品的開發。這類產品拆裝方便,建筑垃圾少,同時通用性強、回收價值高,符合綠色環保趨勢。

此外,環境友好型門窗系統、可拼裝瓦式建筑一體太陽能集熱系統、綠色建筑鋁合金結構型材等建筑型材領域的新興產品也出現在這張項目表上。雖然也有企業提出將進行大型復雜斷面工業型材、汽車用鋁材的研發與應用、海洋工程用鋁等工業型材的研發,但涉及的企業遠少于建設型材。

“目前佛山建筑鋁型材生產規模及品牌已具有優勢,但高性能工業型材及門窗系統產品較缺乏。此外,新材料及大型、復雜斷面鋁型材擠壓、模具技術有較大提升空間。”在堅美鋁材,其企業研究院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佛山鋁加工企業迫切需要提升自身技術創新能力。

這類高附加值產品正在成為龍頭鋁企的發力熱點。記者從堅美鋁材了解到,在建筑型材領域,其研發的主要方向,是創新研發高端環境友好型門窗系統、超高層建筑幕墻鋁型材解決方案的研發及設計。

而工業型材方面,堅美通過引進9000噸大型擠壓設備,開展了大型復雜斷面鋁型材和新型合金材料的研發。“如在軌道交通等領域,我們成功研發了和諧號列車用鋁材、軌道列車用高導電匯流排鋁合金型材、高強度鋁合金人行天橋橋梁骨架等產品。”企業負責人介紹。

此類研發對企業的綜合實力要求極高,而佛山龍頭鋁企對研發的重視態度已較為明顯。作為佛山建設國家創新型城市的一部分,在去年12月佛山科技局公布的14個企業研究院創新平臺建設項目中,鋁型材行業有4個之多,其背后是堅美、興發、廣亞、華昌這四家龍頭企業。這種行業集中度,超過了14家研究院中的陶瓷、家電、化工等其他行業。

與堅美相似,其他龍頭企業對高附加值產品的研發也日漸重視。“組建廣亞中央研究院有利于集聚整合集團內外的創新資源優勢,集中組織開展科技創新。”廣亞鋁業稱。該企業2月公開的信息顯示,去年其拓寬與大型門窗幕墻公司合作,同時升級研發“手機板”高端產品進軍高端工業鋁材市場,使國內銷售業績“逆流穩進”。

全國人大代表建言佛企突圍 支持中小企重在自動智能化技改

制造業低端產品往往出現扎堆、過剩,佛山制造如何創新突圍?全國人大代表、佛山紡織機械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生產部部長袁桂彬表示,在市場經濟條件下, “見到好賣大家都去做”的現象已屬常見。在這種過度競爭態勢下,如何發揮大企業的引領作用?他建議,對于規模較大的企業乃至行業龍頭而言,當前應注重向高端發展,不斷進行產品升級,同時注重品牌打造。

大型企業往往是產業研發創新的主力軍。袁桂彬建議,對于大型企業的研發創新,政府政策不僅應該關注研發資金,還應該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維護企業創新的積極性。此外,研發創新可能帶來設備更新乃至融資需求,而融資成本較高是企業面臨的普遍問題,也需要得到更多支持。

而在中小企業層面,他表示,很多中小企業從事的是加工制造,這類企業主要升級途徑在于技術改造,更新設備。而目前很多加工制造設備的方向是數字化、自動化,以及智能化、精密化,這些設備直接與企業產品升級相關,建議有關部門從這些角度推動中小企業技改。

“在目前的制造業創新中,首先是企業要重視、加大創新投入。”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申菱空調設備公司總裝車間主任葉國先說,“現在政府也在搭建更好的創新平臺,除了資金扶持,能否開放更多社會資源,例如各種研究院、院校的研究資源,與企業對接?”

此外,葉國先建議政府重視對中小企業內部管理的引導。他表示,很多中小企業內部還是粗放管理,影響企業發展。此前他曾在福建了解到,有一些地區就通過以專業機構輔導中小企業管理升級,達到了推動企業發展的效果。

大企業要在“紅海”擔當更關鍵角色

近日,全國人大代表梁鳳儀有關LED產能過剩、“九死一生”的預測引人注目。事實上,傳統制造業早已進入紅海時代,國內不少行業都產能過剩,只是程度不盡相同。作為廣東制造業大市,佛山難以獨善其身,不少制造業企業與全國行業的供需狀態緊密相連,都有可能遭受到產能過剩、價格波動帶來的市場考驗。

對于很多企業來說,產能過剩意味著平穩賺錢的日子受到影響,能否繼續生存也可能有問題。然而站在行業發展角度,這是市場上加速優勝劣汰的過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提出,要化解過剩產能,支持企業兼并重組,在市場競爭中優勝劣汰。

在產能過剩背景下,在全國范圍內,無論企業還是各地的區域產業集群之間,都存在著優勝劣汰的競爭關系。就佛山而言,陶瓷、鋁型材、LED、汽配等眾多制造業集群構成了區域經濟主體。這些產業集群在全國范圍內的競爭結果,直接影響著佛山的經濟競爭力。

僅就鋁材而論,佛山產業實力居全國前列。在佛山眾多制造業中,少有其他行業能擁有這樣的全國地位。該行業在產能過剩等考驗中的反應,更值得關注。筆者近期在對鋁材行業進行了解時發現,有企業提出了市場產能過剩、環保等問題,但仍有不少規模較大的企業保持了擴產、加大研發投入等舉措,并保持樂觀增長態勢。

有專家告訴筆者,去年佛山不少鋁材大企業受產能過剩影響有限,產銷繼續增長;而中小企業確實面臨壓力,壓力不僅來自低端產品過剩,同時也來自政府對環保的進一步規范。而中小企業的短板,恰恰是大企業更有希望解決的問題,也是大企業引領優勝劣汰的機會。

“結構性過剩”是人們對鋁型材行業的普遍判斷。而如果希望避免在低端環節的結構性過剩,企業必須創新開發附加值更高的產品。然而對于民企,創新意味著高投入和高風險,也要求對市場和資源的強大管理能力。

因此,大企業更有條件率先探索轉型之路,并打開新的細分市場,拉動產業鏈發展,降低門檻形成中小企業的市場跟隨。甚至在環保方面,大企業針對性的進行本行業的環保技術研發,也更有條件。事實上,這些都是佛山鋁型材行業正在發生的故事。

正因如此,“產業集中度”往往被視為衡量區域產業發展的重要標志。統計顯示,僅就南海而言,2012年擁有產業過億的鋁型材企業33家,多家企業主營收入超10億元,這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字。這樣一批大企業的存在,保證了整個區域產業的穩定發展。

可以判斷,越是在產能過剩、優勝劣汰的背景下,這些龍頭、規模較大的骨干企業對于區域產業集群的影響力就越發凸顯。對佛山經濟全局而言,“大企業們”的進退得失、優勝劣汰必然成為越來越重要的風向標。在創新驅動這個已被公認的關鍵性環節中,如何推動大企業攻堅克難,并利用大企業力量帶動全行業發展,也有理由成為佛山經濟政策中的核心環節。